薇拉的向日葵

弄清风《半妖与半山》长评《红尘客,天下局,执火把者与一场跨越一千三百年的相遇》

螺旋悖论推文中心:



梦幻盛唐与乱世危局双线并行的故事,穿插着北京城西子胡同里静谧的春日时光。承继《妖怪书斋》和《影帝和他的傅先生》的故事世界,《半妖与半山》的故事世界依旧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东方精怪世界。在这个故事里,北国专列依旧会经过死在昆仑山巅的巨龙,昆仑山下的妖市依旧热闹非凡、如梦似幻,四九城里的商四仍旧披着绣着金线的大红袍懒洋洋地躺在他家陆圆圆的怀里,北街的傅西棠则仍为了寻找锁着北海先生花种的吊坠的钥匙碎片奔波在外……在这个故事的开头,半妖匠师岑深带着鬼匠柳七留下的小绣球,在西安的城墙上回溯到了贞观二十三年的夜,有箭刺破风雪,大唐的宝刀少年英姿飒爽地持弓箭袭来,那一瞬间的风雪和星星都变得迷离而又幽密。永宁门之后,是西安永兴坊的妖市,那时戏台上正上演着 《袁守城妙算无私曲,老龙王拙计犯天条》,抽着水烟的女妖怪从阁楼上妖娆地望下来。然后,被偷了包裹的大唐的宝刀少年就这么赖上了沉默寡言还毒舌的半妖匠师。


1916年,四九城大阵被乱,商四不得已以己身填入大阵,以维护四九城的安危;


1937年,鬼匠柳七制造了南京爆炸案,大唐匠师协会的二十五名精英殒命于此;


同一年,大唐匠师协会的最后一任会长吴崇安一人担起了匠师协会的重担,极力主张南北合流,并于在这一年北上,试图力挽狂澜,却最终猝然离世,只留下一封百年未能寄出的遗书。


时间回溯,一千三百年前,贞观十七年,中元节,鬼宴,布满整个往生塔的红色帷幔让这场怪诞的精怪之宴充满了盛唐宫殿一般的丝竹气象。而无数人的命运也在这一年产生了交集与变化……


经由记忆、时间与书本的幻境,无数人的命运也逐一展现在读者的眼前,大唐春光里的柳七与夫子的二人行,二十世纪初的柳七与吴崇安,还有那个最终被平庸打败的疯书生宋梨,还有那个最终死在往生塔井中的半妖真真……时间是一个回环,无数的细节最终串联出了故事的最终面貌。而从漫长时光的两端奔向对方,也真的是无比浪漫又执着,这种执着在文中的很多人的身上能够看到,他们义无反顾,哪怕飞蛾扑火。


真的是很久没有读到过这样静谧的故事了,也真的是很久没有读到过这样静谧得令我哽咽不成声的故事了……少年人最是固执,少年人最是烂漫,大唐的宝刀少年混合着少年人的粘腻和盛唐豪侠的不羁,背景则是泼彩的古都天空和火一般红艳的玫瑰,两位主人公的心也在故事的推进中逐渐交融。这是一场跨越一千三百年的相遇,也是一场跨越一千三百年的固执守候。


“人固有一死,我也会死,区别在于我是喝着酒死在长安的春光里,还是葬在无人问津的乱葬场。”


“你看着我,阿岑。我爱你,长安的春光不及你,桥边的红石榴也不及你,哪怕商四再给我下一次封印,我也总会有清醒的那一天。哪怕隔着万水千山、千年百年、转世轮回,我也一定还会追过来,你知道的,像我这般大的少年,最固执了。”




本次推荐:弄清风《半妖与半山》




【CP】桓乐X岑深


【文章属性】真狼狗大唐英姿飒爽粘人攻X沉默寡言执着匠师受,现代,奇幻,人与妖并存的世界,1V1HE




故事的主人公岑深是人类和妖怪的孩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半妖,在故事的设定中,半妖因为身体里的两种血脉会互相冲撞,所以经常会过早的离开人世。


在半妖的身份之外,岑深还是一个匠师。


匠师一职,与现在我们所说的匠师职业并不相同,它是一个独立于科技力量之外、用妖力和阵法来制作驱动器物的职业。这一职业起源于大唐,绵延千年,直至近代战乱,匠师成员纷纷陨落,其传承也几近丢失殆尽,千年辉煌的匠师职业,进而开始衰落。


岑深就是一个生活在现代,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匠师训练的小半妖。


在故事的开头,岑深机缘巧合得到了鬼匠柳七留下的小绣球,传说这是柳七曾经制作成功的一件神器。为了在匠师一路上寻得进阶之路,岑深开始了对柳七留下的小绣球的研究,但岑深手中的小绣球是不完整的,为小绣球提供动力的核已经丢失了。


为了寻找小绣球丢失的核,岑深在指引之下来到了西安的永宁门,却没想到在永宁门中,小绣球却突然开始运作,于是一千三百年后西安的夜与一千三百年前大唐贞观年间的夜重叠在了一起,持箭的大唐少年破空凌厉而来。


这个来自大唐的少年便是本文的攻桓乐。


桓乐也是一只妖,本体是狼狗。


至于岑深嘛,本体是一只超级可爱的小刺猬哦!


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来自大唐的宝刀少年就此黏上了岑深,一路从西安跟回了北京,于是北京西子胡同里的静谧时光,就此对读者拉开了它的帷幕。


大唐的少年时而在回廊上懒洋洋地打盹,时而像只大狗一样滚来滚去。西子胡同院子里的椿树在不同的时间投下不同的光影,少年还会在井水里冰上一个甜滋滋的西瓜,然后和池子里纳凉的金钱龟阿贵逗逗趣,这里的一切都美得像一个梦。


文章的情节双线并行,节奏时而静谧时而紧凑,连战斗场面都能给人以美的感受。岑深和桓乐的互动,更是萌skr人!朋友们,作为狼狗妖的桓乐,可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小狼狗了!小狼狗初到现代什么都不懂,但胜在人俊嘴甜脸皮厚,于是来西子胡同的第二天就能去隔壁王奶奶家串门看电视,再过几天就能自己出门买酱油啦!


与此同时,作者通过《妖怪书斋》、《影帝和他的傅先生》、《半妖与半山》这三篇文,将独属于自己的这个精怪与人类并存的世界的面貌完整地构架了出来,一个极具历史厚重感的东方精怪的故事世界,正初现其形。北京城中的特殊调查组,东边的妖怪书斋,昆仑山边的妖市,四九城的大阵,星君的往生塔,贝勒和鲛人的故事,隐居桃花谷的神医,延绵千年的大唐匠师协会……各式各样的奇妙设定,构成了一个独属于作者的东方精怪世界。





  • “执”之一字,贯穿全篇



文中除了前两篇中的主人公们的精彩客串之外,众多新登场的人物更是令人过眼难忘。


一个“执”字,贯穿了全篇。


我们说岑深,一个生命短暂、没有大造化都会马上不久于人世的小小半妖,一个连基本的匠师训练都没有接触过的匠师,他的“执”,是想活下去,是想继续对匠师一道的钻研;而桓乐,更不必说,少年人最是执着,因为涉及剧透,所以我在这里不多说他了,总之他也是此“执”的典型代表;此外像柳七,像真真,像桓平,像疯书生宋梨,像吴崇安,他们都是“固执”这个词的代表,“固执”在这里是个贬义词吗?不,绝对不是。


也许有人问,他们的这种固执值得吗?


但正如文中商四所说的那句话一样:“世间苦乐,不过求仁得仁,那有什么值得不值得。”


不过是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固执”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不过是求仁得仁罢了。


对于固执的本人来说,是不存在什么值得与不值得之分的。




……




如果想仔细品一品这篇众人的“固执”的话,那一定要去读一下原作呀。




最后的最后,说一句,这篇的画面感好强啊,好想给他们画画!


连阿贵戴着大金链子大墨镜的样子我都脑补出来惹……






【微博推文地址】https://weibo.com/5870343749/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评论

热度(5)

  1. 薇拉的向日葵螺旋悖论推文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